搜索范围:     
当前位置: 首页>>精彩章节

朱德年谱(新编本)(上、中、下)

日期:2013-01-10 | 来源: | 【大 中 小】【打印】 【关闭】

     1937年 五十一岁
     1月1日 以中国人民抗日红军总司令名义对《红色中华》〔1〕报记者发表谈话:自前年八月以来,中国抗日红军在共产党苏维埃领导之下,无数次向南京政府及其军队提议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西安事变发生,我们竭力呼吁停止内战,主张事变和平解决,曾先后发出两次通电。“红军之主张完全与全国人民一致,用全力谋国内各党派各军队之联合,共同向着中华民族最大敌人日本帝国主义进攻,而不愿自相残杀之内战再延一时一刻”。我们主张停止内战“全以大局为重,绝无任何乘机争取地盘之野心”。又说,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如蒋介石能实现他在西安的诺言,则红军愿和他的军队共上抗日战场。现在红军对苏区邻近的各国民革命军不加任何攻击,确守互不侵犯原则,不论过去曾否与红军敌对之部队,一律以友军看待,静待联合抗日局面的形成。“至对西安事变之双方,吾人仍继续站在促进和平之立场,而愿何应钦〔2〕、刘峙〔3〕、胡宗南〔4〕诸君坚决执行蒋委员长撤兵之命令,不致中道反悔。盖中道反悔不特违全国之民意,且违蒋委员长力求国内和平之新政策及撤兵之命令。红军正以全力注视于此点。”
     △ 中革军委主席团发出《关于红军停止向中央军及马鸿逵部进攻的指示》:西安事变和平解决,红军及地方部队停止进攻国民党中央军及马鸿逵等部,并将蒋介石已承认停止剿共、联合抗日、改组国民党和国民政府、开放人民自由等条件写信告诉他们。并设法派代表见他们首长表示友爱,请他们亦勿再有攻击行动。
     1月2日 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讨论张学良在南京被扣留后的形势和对策时,发言说:“现在是抗日不抗日的问题。应发表宣言,号召全国反对内战。”要援助西安方面,“对张、杨的部队应派人去慰劳。”
     △ 鉴于南京何应钦反对撤兵主张继续“讨伐”张学良、杨虎城的部队,中央军委主席团通令:“各兵团各驻原地集结待命,准备配合友军作战。”
     1月3日 南京政府调集三四十个师的兵力向西安进逼。第二天,周恩来等在西安与杨虎城以及东北军、第十七路军的高级将领共同拟定三方面联合作战方案并报告中共中央。
     1月5日 毛泽东、朱德、张国焘致电周恩来、博古:基本上同意与东北军、第十七路军三方面联合作战方案;第十五军团第一步到西安西南地区集结待命,准备或出东江口或出商县;野战军主力集中旬邑、淳化地区待命。
     △ 毛泽东、张闻天致电周恩来、秦邦宪并告彭德怀、任弼时,指出:“目前只要三方面团结,真正地硬一下,并把红军的声威传出去,使中央军不敢猛进(猛进时消灭其一部),有可能释放张学良,完成西北半独立局面。你们速发拥蒋迎张通电,你们把朱老总谈话〔1〕在上海散播。彭、任速令十五军团出陕南。”
     △ 中革军委电令西路军:“即在高台、临泽地区集结,暂勿西进。全军集结于两三点,大力训练,伺机消灭敌人。”
     1月7日 中革军委主席团致电徐向前、陈昌浩:二马根本反对西安事变,希望同二马建立统一战线是不可靠的,远方物资只允送至安西,送至肃州是不可能的。第四、第三十一军已集中长安附近,也不可能策应你们。因此,目前你们只能依靠自己,团结奋斗,不要依赖任何外力。
     1月8日 张闻天、毛泽东、朱德、张国焘致电周恩来、博古、彭德怀、任弼时:关于红军与联军〔2〕各军间关系同意周、博七日二十三时电意见,但须注意:(一)一般的避免在同一战场作战,红军担任单独的一个方面。(二)在不与联军的战略意图相违背下保持红军的单独指挥系统,此点有重要意义。(三)东北军、十七路军宜仍用国民党旗帜,红军仍用红旗,但番号统称抗日联军。(四)红军的实际人员、武器数目、电报密本等概守秘密,必须密告团以上干部遵守。红军的位置及行动计划联军军委会不应下达与他军,以防泄露。
     △ 中央军委主席团致电西路军:“西路军应集结临(泽)、高(台)地带”、“各个击破敌人”,完成创造根据地的任务,“现勿分兵去安西”。1月10日 随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机关由保安(今志丹县)动身迁往延安。十三日到达延安,住城西凤凰山麓。当晚出席延安抗日救国会举行的欢迎宴会。
     1月15日 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中央机关迁到延安后工作问题。发言说,在城里住对工作对群众都是好的,不过经济问题要解决。谈及目前在延安使用哪种货币时,主张可以苏票、白票〔1〕混用。毛泽东在随后的发言中对这一主张表示赞同。
     1月16日 中央军委主席团致电西路军,指出:“目前关键在西安,西安局面如果转向有利发展,将使二马难以积极对付西路军。”“同意西路军在现地休整一时期,集中全力乘机向东打敌,争取尔后一部西进条件并大大向东扩展甘北根据地。”
     1月19日 中革军委主席团指示位于商县同国民党中央军对峙的红十五军团:“你们此时的任务是威胁敌人,使之不敢进攻,而不是进攻敌人。此时整个局势仍是力争和平。”
     1月21日 “中国抗日红军大学”改为“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是日出席抗大开学典礼。
     1月24日 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当前时局和准备同国民党谈判问题,发言时主张只要于抗日有利,就应当谈判。并说,只要真的抗日了,我们是一定会发展的。
     △ 十二时,张闻天、毛泽东、朱德、张国焘致电周恩来、博古:西路军进入高台、临泽地区,暂时不能西进,二马因未受严重打击,十分猖獗。该军要求我们把二马弄好,并要求四军、三十军西去援助。“一方面我们应尽一切可能援助之,二马方面西安尚有办法可想否,可否要于学忠〔2〕对马步芳来一威胁,谓不停止进攻,红军主力即将攻击青海,如停止进攻则西路红军可以甘州为界,甘州以东不相侵犯。”△ 二十时,毛泽东、朱德、张国焘致电周恩来、博古,告以:西路军急行军计时二月一日左右可到永登、土门地区。尔后拟经兰州铁桥开至陇西狄道、漳县地区休息,再与蒋商永久驻地;“如该军受挫折,影响西安甚大,速商于学忠酌派一部进至兰州以西永登附近策应”。
     1月25日 为纪念“一二八”抗战六周年,《红色中华》报第三百二十四期发表朱德题词:“一致抗日。”△ 中革军委主席团就西路军军事方针问题致电徐向前、陈昌浩,指示:“集结全军,切忌分散,用坚决的战斗来完成东进,在兰州附近渡河。”
     1月27日 毛泽东、朱德、张国焘致电张闻天、周恩来、秦邦宪、王稼祥,彭德怀、任弼时,指出:无论从哪一方面说,主要的从政治方面说,均应对南京让步;应全力说服东北军左派撤兵;第十五军团亦准备撤退;和平解决后,东北军、十七路军和红军“三方面团结一致,亦不怕可能发生新的战争”。
     1月28日 与毛泽东一起出席延安各界纪念“一二八”抗战大会,并在会上讲话。
     △ 晚,会见于当天到达延安的美国女作家艾格尼丝·史沫特莱。史沫特莱表示要撰写朱德传记,请朱德把他的全部经历讲给她听。朱德请她到根据地各处走走后,再作决定。史沫特莱在会见了红军的许多人物后,仍坚持她的请求。此后一段时间,朱德多次接受史沫特莱的采访,讲述自己的经历。
     1月29日 撰文《你是一个老怪物——庆贺徐特立同志六十寿辰》,文中称赞徐特立〔1〕是一个老共产党员,又是一个教育家、一个百折不挠的老革命家。“你为得要看穿资本主义的西洋镜,曾跑到了最标本式的欧洲巴黎等地去勤工俭学,仍是不合你的脾胃。毕竟你是一个老怪物,一直跑到了共产主义的营垒来,做了一个无产阶级革命的老战士,你才算是死心塌地地做了下去。”“我俩在同一战线中奋斗,在南昌暴动至东征中央苏区,至二万五千里的长征,以至今天,都在一路。我所见到的你的革命精神与行动,真是可钦佩的。”“你是革命模范的人,你是革命前进的人。不管革命历史车轮转得好快,你总是推着他前进的。”
     1月30日 毛泽东、朱德、张国焘回电周恩来、秦邦宪、张闻天、彭德怀、任弼时,答复周恩来等当日来电提出的红军主张和平和与东北军互相协同的问题:“(一)和平是我们基本方针,也是张、杨的基本方针。(二)但我们与张、杨是三位一体,进则同进,退则同退,我们不能独异失去张、杨。(三)向张、杨两部表示我们始终同他们一道,在他们不同意撤兵以前,我们不单独行动,协助他们争取更有利条件。(四)用以上态度,争取最后的和平。”
     2月2日 东北军第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被主张武力解决西安问题的青年军官枪杀,西安局势紧张。毛泽东、朱德、张国焘致电周恩来、秦邦宪并告彭德怀、任弼时:“(一)十分注意你们的安全,紧急时立即移至三原。(二)十五军团亦望周、博令其注意。”
     2月4日 毛泽东、朱德、张国焘致电杨虎城、于学忠转王以哲家属,对王以哲二日遇难表示哀悼;同时,还向东北军第六十七军副军长吴克仁及全军官兵发出唁电,高度评价了王以哲努力于抗日民族统一的行动。
     2月6日 毛泽东、朱德、张国焘致电周恩来:马步芳、马步青杀害于学忠委派的代表,威胁甘肃后方。在目前甘肃省中央军尚未撤退之机,为巩固兰州计,为推广驻区计,为防二马和配合西路军计,于学忠最好能调一二师进驻永登、红城子一带,一部向古浪伸进。请即商于学忠,以快为好,因西路军甚需与之配合。
     2月7日 出席在延安举行的抗日军人家属联欢会并在会上讲话,说:“暴日对中国的侵略,是有加无已,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非全国精诚团结不能御侮救亡。现在全国和平统一即将实现,今天许多军人家属齐集一堂,已为全国各部队联合抗日之先声,我们这样铁的团结一定能驱逐日寇出中国。”会上还对记者说:“我以为抗日战争发动的时候,军人家属的慰劳和组织是很重要的工作,其作用不但给前线的抗日战士以莫大的慰安,并且也有巩固后方的意义,今日这联欢会在延安举行了,并且预备推广,这是很好的,我希望这个工作能普遍到全国去。”
     2月9日 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会议讨论和通过《中共中央给国民党三中全会电》。
     △ 毛泽东、张闻天致电周恩来,就与国民党谈判的主要内容指出:军事方面,同意提出编为十二个师四个军,林彪、贺龙、刘伯承、徐向前为军长,组成一路军,设正、副总司令,朱德为正、彭德怀为副。
     2月10日 中共中央为实现国共两党重新合作,致电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深望国民党三中全会,本着和平统一团结御侮的方针,将下列五项定为国策:“(一)停止一切内战,集中国力,一致对外;(二)保障言论、集会、结社之自由,释放一切政治犯;(三)召集各党各派各界各军的代表会议,集中全国人才,共同救国:(四)迅速完成对日抗战之一切准备工作;(五)改善人民的生活。”如国民党三中全会果能确定此国策,则中国共产党为表示团结御侮的诚意,愿作如下四项保证:“(一)在全国范围内停止推翻国民政府之武装暴动方针;(二)苏维埃政府改名为中华民国特区政府,红军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直接受南京中央政府与军事委员会之指导;(三)在特区政府区域内,实行普选的彻底民主制度;(四)停止没收地主土地之政策,坚决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之共同纲领。”
     2月20日 红十五军团成立朱德青年队。该队全体队员致信朱德表示,要用极大的努力来学习朱总司令的五个特长,即:为国家、为阶级奋斗到底的革命精神;执行党的主张始终不懈的精神;吃苦耐劳、艰苦奋斗的精神;不断学习革命理论接近群众的精神;遵守纪律服从指挥的精神。
     2月21日 毛泽东、张闻天、秦邦宪、朱德、张国焘致电周恩来并告彭德怀、任弼时,叶剑英,告以在四川、广西、广东、北京、上海、天津等地做统战工作的人员安排,指示“各方活动均以巩固和平促成抗战为目标”。并通报陕甘苏区已实行裁员减膳,党政军共裁两千多人,伙食费每人每月不超过三元。
     △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致电徐向前、陈昌浩等,希望西路军全体指战员“坚持党和红军的光荣旗帜,奋斗到最后一个人”,在“绝境中求胜利,全党和全体红军为你们的后盾”。
     2月27日 中央军委主席团关于增援西路军问题致电彭德怀、任弼时并告刘伯承等:对西路军的增援军,由第四军、第三十一军、第二十八军、第三十二军及骑一团组成,以刘伯承为司令员,张浩为政委、左权为参谋长,刘晓为政治部主任。“即日开镇原待命,准备附工兵连为先遣队,抢占靖远渡口并督造船只外,主力两个军限三号准备完毕,四号开始行动”。
     2月28日 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总结西安事变中党与群众工作,听取秦邦宪做报告。在发言中对这次工作经验予以肯定,提出要改变过去在白区工作中某些“旧的形式”。
    

主办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http://www.zywxpress.com
http://www.zywxcbs.com
http://www.zywxcbs.cn

京ICP备:1403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267号
Email:zywx5073@126.com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西四北大街前毛家湾1号    
邮    编:100017    
电    话:010-6309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