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范围:     
当前位置: 首页>>精彩章节

荣毅仁

日期:2013-01-10 | 来源: | 【大 中 小】【打印】 【关闭】

     老帅识英才
     叶剑英元帅对荣宗敬、荣德生创办的荣氏企业一直有较高的评价。1964年中央军委在无锡太湖饭店开会。叶帅下榻在锦园国宾馆。
     锦园原是荣家别墅,是荣毅仁伯父荣宗敬在60寿辰时兴建的,后改成无锡国宾馆。毛泽东同志到无锡视察时,曾在这里住过3次。
     叶帅在锦园散步时,无锡市委秘书长给叶帅介绍说:“你们现在开会的太湖饭店,就是当年荣家开办的。”叶帅听了,对左右的同志说:“你们看,荣家就跟别人不一样,一般资本家办纺织工业,不会自己办学校,荣家不但办企业,还办学校,培养自己的纺织专家和有用人才,这样企业才能发展、提高。荣家不是一般的资本家,有其独特之处。”
     叶帅也很看重荣毅仁这位荣氏企业的后代,看重他热爱祖国,跟定共产党,看重他的才干和人品。荣毅仁在“文革”身处逆境时,从不乱说乱咬,宁可劳动赋闲,也不趋炎附势,和张春桥等这些“上海帮”躲得远远的,这些叶帅都看在眼里。
     澳门知名人士马万祺很仰慕叶帅,他到北京时,总要去探望叶帅。马万祺的儿子马有恒当年在广州念中学和大学,“四人帮”猖獗时叶帅住广州,马有恒就常去叶伯伯处,叶帅也很疼爱马有恒,视同自己的子侄。马万祺又和荣毅仁关系很好,后来荣、马两家联姻,荣毅仁的小女儿智婉和马万祺的儿子马有恒结婚,彼此的关系又深了一层。马万祺到北京总要把叶帅和荣毅仁请在一起聚聚。
     过年过节,荣毅仁和夫人杨鉴清总要去探望我党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帅,叶帅总是很亲切地接待他们。叶帅原住城里后海,也常请荣氏夫妇去家里作客。叶帅喜欢钓鱼,他知道荣氏夫妇这两位无锡人爱吃活鱼,钓上鲜蹦活跳的鱼后,就派人往荣家送,让他们尝鲜。同样,荣家烧了什么好菜,也常常送请叶帅品尝。叶帅非常善于团结党外知名人士,和他们相处得十分融洽。
     叶帅重政治,又爱才,他曾对办公室主任王守江等身边工作人员说:“长征中有很多骡子,有的很顺,有的常尥蹶子,但到了险难处,尥蹶子的骡子常能冲上去,温顺的却上不去。某些干部虽然有点调皮,但他有长处,就要用他的长处,用他的干劲,关键时刻让他上。”
     粉碎“四人帮”没几天,叶帅就找过荣毅仁,鼓励他说,黑暗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要他作好准备报效国家。
     1977年是叶帅八十大寿,5月14日叶帅赋诗一首,题为“八十书怀”,诗云:
    
     八十毋劳论废兴,长征接力有来人。
     导师创业垂千古,侪辈跟随愧望尘。
     亿万愚公齐破立,五洲权霸共沉沦。
     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
    
     叶帅这首诗,豪迈豁达,思想深邃,意境独特,乐观向上。历来诗人写黄昏、咏夕阳,总不免带有伤感、惋惜、无奈的情调,最具代表性的当推李商隐写的《乐游原》:“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而叶帅则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气概,一反感叹夕阳将逝的悲凉低调,而喜为黄昏作颂。叶帅的博大胸怀深深打动了具有古文修养的荣毅仁,荣毅仁特向叶帅求墨宝,请他亲笔写下这首七律,叶帅欣然命笔,并在上面题字道:
    
     毅仁老友留念
     叶剑英
     1977年5月14日
    
     叶帅称荣毅仁为老友,令荣毅仁感到分外亲切,他深深感受到党中央领导同志对自己的厚爱,他特地把叶帅亲笔写的这首诗和题字请人裱装好,和周恩来总理那张坐在沙发上神态自若的照片放在客厅正中央。
     后来荣毅仁又得著名画家陆俨少的山水画:巍巍青山,披着落日的霞光,青山显得分外刚毅、雄伟、俊俏。这不正是叶帅“八十书怀”末句:“满目青山夕照明”的意境吗?荣毅仁把这幅画连同另一幅画一起送请叶帅题字。叶帅用毛笔在陆俨少画上端端正正写了以下几个字:
    
     满目青山夕照明
     叶剑英
     1978年7目1日
    
     画好诗好,珠联璧合,堪称一绝。
     在另一幅画上,叶帅写了以下几个字:
    
     江南渔村
     叶剑英
     1978年7月1日
    
     从叶帅几次为荣毅仁挥毫,可以看出老帅与荣毅仁交谊很深,也可看出荣毅仁对叶帅的敬重。
     荣夫人杨鉴清说:“他们对我们好,我们牵记他们,敬重他们。”周总理的照片和叶帅亲笔题写的诗句在荣家客厅挂了好长一段时间。
     后来客厅经过调整,叶帅为陆俨少山水画题写的“满目青山夕照明”诗画配,高挂在荣家客厅正中央,上面则挂着邓小平亲书“戒欺室”横匾。
     “四人帮”打倒了,寒凝的中华大地从此春色满园。党中央领导同志日夜为国操劳,共商振兴中华大计。要振兴中华,就要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把有用之才请出来。叶帅几次找荣毅仁谈话,征询对国内一些问题的看法,认为荣很有见地。
     叶帅经和小平、王震等同志商量,提名让荣毅仁出任五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当时五届全国政协主席是邓小平。这是自“文革”以来荣毅仁第一次登上政治舞台。
     荣毅仁感念党中央的信任和关怀,1978年2月写了一首七律:“不甘伏枥添砖瓦”,发表在《光明日报》上。诗云:
    
     鹊报春回残雪融,百花齐放趁东风。
     高山难阻愚公志,激浪全凭舵手功。
     往日风云过眼底,今朝人物数英雄。
     不甘伏枥添砖瓦,万里江山代代红。
    
     诗的末尾,荣毅仁写道:“我荣幸被选参加五届人大和政协两大会议,赋七律一首,致欢欣之忱。”
     王震和叶帅一样,也很看重荣毅仁。“四人帮”垮台后,王震任国务院副总理,主管国防工业。他与叶帅、小平商量,利用荣毅仁在海外的关系和影响,为国家建设引进高科技产品。为此,荣毅仁等曾受到有关部门的嘉奖。另外,荣毅仁儿子荣智健在1978年到香港办爱卡公司时,也曾为国家建设作出贡献。
     1978年12月22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会议公报,发出了“把全党工作的着重点和全国人民的注意力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进行新的长征”的伟大号召。在三中全会之前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邓小平作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报告。小平说:“如果现在再不实行改革,我们的现代化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葬送。”“自己不懂就要向懂行的人学习,向外国的先进管理方法学习。”
     这些天来,作为中共中央副主席的邓小平和叶剑英,和很多中央领导同志一样,都在考虑如何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件大事。
     1978年底,叶帅住在广州南湖宾馆。当时国务院副总理谷牧正带人在深圳等地考察调查,住小岛宾馆,荣毅仁也住在这里。一天,他们都去叶帅住地探望,聚谈时叶帅对荣毅仁说:“三中全会已发公报,你能不能出来再多做点工作。”这正合荣毅仁的心愿,“四人帮”白白糟蹋了他从50岁到60多岁的宝贵年华,他正想多多报效祖国呢,他向叶帅表明了心迹。
     叶帅当时曾对身边工作人员讲过这样的话:“你说要开放,要引进外国资金,你共产党,人家不一定相信你,人家要看一看你的政策究竟怎么样。荣毅仁在国际上有知名度,家族中又有很多人在国外,利用他在国际上的影响,利用荣氏家族的优势,由他出面先吸引一部分人来投资,然后吸引更多的外资,荣毅仁的这个优势,别人替代不了,共产党员替代不了,由他出面比较好。还要考虑用一个什么样的机构来开展工作,要民间的,不是政府机构。政府机构不好,人家怕你共产党。”
     邓小平和叶剑英、王震交换意见,他们一致认为荣毅仁在国际上有影响、熟悉经济并有管理企业的实际经验,赞成请他“出山”,为对外开放事业出力。
    
     开放的号角响了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春天。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刚开过,全会的公报像春风化雨,沁人心田,扣人心弦,催人奋进!
     1月的北京,天气还比较冷,树儿、草地均未抽芽或返青,但万物的生机已在萌动,春天的脚步正声声逼近,春天的信息也在频频传出。
     1979年1月17日,对荣毅仁来说,是他人生旅途中又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一天,邓小平正式出面,又一次点了他的将。
     本来邓小平是想单独找荣毅仁谈的,后来民建中央、全国工商联反映在落实对资本家政策中存在一些问题,就决定多找几个人一起谈。
     正好这时中央统战部邀请各民主党派、工商联代表人物齐集北京,准备开一个会议。会议前两天,全国政协常委古耕虞、周叔和民建、工商联两会领导人胡厥文、胡子昂、荣毅仁接到通知,说小平同志想见见他们,和他们谈谈。至于到底要谈些什么,事先他们并不知道,不过每个人内心都很兴奋,凭着他们几十年和党风雨同舟、荣辱与共的经历,知道会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们相商。
     1月17日那天,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暖融融,喜洋洋,小平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了进来,和大家一一握手。
     在场的还有乌兰夫、纪登奎、谷牧、陈慕华、卢绪章以及经委、外贸等有关部门人士。事先关照过,参加会见的人士都不带工作人员。胡厥文因为耳聋,破例带进了一位秘书替他作记录。
     坐定后,邓小平向大家介绍了20多天前刚刚结束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情况。小平说:“听说你们对如何搞好经济建设有很好的意见和建议,我们很高兴。今天就谈谈这个问题。”①
     小平说:“现在经济建设的摊子铺得太大了,感到知识不够,资金也不足。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过去耽误的时间太久了,不搞快点不行,但是怎样做到既要搞得快点,又要不重犯1958年的错误,这是个必须解决的问题。现在搞建设,门路要多一些,可以利用外国的资金和技术,华侨、华裔也可以回来办工厂。吸收外资可以采取补偿贸易的方法,也可以搞合营,先选择资金周转快的行业做起。当然,利用外资一定要考虑偿还能力。”
     小平说,补偿贸易中,有相当外汇收入,起码广东、福建两个省大有希望,两省在外的华侨很多,江苏、浙江也有。补偿贸易不一定会得到全新技术,搞合营会有全新技术,因为他们需要有竞争能力。要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和资金。香港厂商给我写信,问为什么不可以在广东开厂。我看,海外同胞、华侨、华裔都可以回来办工厂企业。国际上资本主义有用的东西,可以拿来为我所用。
     小平说:现在国家计划想调个头,工业以钢为纲,这大家伙,资金周转慢。先搞资金周转快的,如旅游、轻工、手工业、补偿贸易等,换取外汇,而且可以很快提高人民生活。旅游业,可以扎扎实实搞50亿美元收入,我们地方大,名胜古迹多,要千方百计赚外汇。旅游业有50亿美元收人,发展石油工业有50亿美元收入,加上别的,共有150亿美元。(谷牧插话:可能还要多)到那时,就不发生偿还能力问题了。
     小平说:我们人聪明,千万百计选择快的来搞,不要头脑僵化。
     小平在讲话中表示:党中央对你们寄以厚望,希望大家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有啥说啥,多出主意。
     小平的话,像和煦的春风扑面而来,又像久闭的幽洞豁然开朗,此时此刻,大家的确有很多心里话要向邓小平倾诉。
     五位工商界知名人士就落实政策、挖掘人才、对外开放、海外联络、搞活经济等问题,各自谈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当时拨乱反正正在进行,原工商业者思想上的一个疙瘩是摘掉资本家帽子问题。
     胡厥文、古耕虞反映:现在仍有些人把工商业者同地、富、反、坏不加区别,相提并论,地、富、反、坏、右可以摘帽,工商界还没有摘帽。一些人不敢讲话,怕被说成搞复辟;统战部干部也不敢讲话,怕被说成投降主义。这些问题不解决,心有余悸就难消除。
     古耕虞说:中美建交以来,接到不少美国来信,那里中国血统的人,很想来投资,为祖国效力。他谈到,现在统战系统确实存在不少问题,怕同资产阶级分子打交道,越到下面越厉害。我看先要解决干部心有余悸问题。统战干部在“文革”中被冲击得厉害,说是投降主义,统战政策是毛主席制定的,工作是有成绩的。由于资本家的帽子没有摘掉,一些有用之才仍在工厂从事较重的体力劳动。
     邓小平态度鲜明地说道:“要落实对原工商业者的政策,这也包括他们的子孙后辈。他们早已不拿定息了,只要没有继续剥削,资本家的帽子为什么不摘掉?”小平当场要求在座的有关党政部门负责人抓紧这项工作。
     小平说:“要发挥原工商业者的作用,有真才实学的人应该使用起来,能干的就当干部。对这方面的情况,你们比较熟悉,可以多做工作。比如说旅游业,你们可以推荐有本领的人当公司经理,有的可以先当顾问。还要请你们推荐有技术专长、有管理经验的人管理企业,特别是新行业的企业。不仅是国内的人,还有在国外的人,都可以用起来,条件起码是爱国的,事业心强的,有能力的。”
     小平说:“落实政策以后,工商界还有钱,有的人可以搞一两个工厂,也可以投资到旅游业赚取外汇,手里的钱闲起来不好。你们可以有选择地搞。总之,钱要用起来,人要用起来。”
     推心置腹,赤诚相见,殷殷之情,溢于言表,充分体现了党中央领导对工商界朋友的关注、信任和寄以的厚望。听了小平一席话,大家感到小平的视野何其开阔,思想又何等超前!
     荣毅仁在会上向邓小平和其他领导同志谈了心里话,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他说:“一年多来,虽没公开说,国家已给了我一些任务。只要国家给我工作,我就做,白天、半夜,什么时候找我都行。我才60出头,80岁前还可做点工作。”
     荣毅仁认为党中央确定把工作重点放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十分必要。他说:“生产搞上去了,什么问题都好对付。生产提高了,就不怕没有偿还能力,所以要很好搞生产。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工资制度,十几年不增加工资。我们过去办厂,每年要增加一次工资。有人说,增加工资是否会引起通货膨胀,我认为,只要提高了生产,通货膨胀一点还可以刺激生产。一个是管理问题,没有民主,就没有主人翁感,就不动脑筋,生产就不会搞好。现在有些机构头头太多了,一个厂,两三个厂长就够了,人多了,划圈的人就多了,办起事来速度就慢了。”
     荣毅仁说:“小平同志讲要利用外国资金、华侨资金,确是重要问题。现在英、法、日、联邦德国都要跟我们打交道,因为我们政局稳定。从国际上看,对我们是有利时期。美国大公司来华还有顾虑,外国朋友建议我们邀请大老板来面对面地谈,让他们回去讨论,以改变目前的态度和看法。在美国还有工作要做,可以利用华侨、华裔。我对外国朋友说:我们有人力,你们有财力,可以合作。对引进国外技术和资金,现在各级领导都很积极,这里需要协调一下,德国西门子公司来华,许多部都找上门去,他们的尾巴就翘得很高,要价也就高了。”
     荣毅仁建议要加强对引进项目的管理。他谈到有的项目引进16年了,厂子迟迟才建成,到建起来就已经落后了,单单利息就花掉不少,他说不能这么花外汇。
     这时,邓小平着重对荣毅仁提出希望,要他对现在管的事少管一些,摆脱一些社会活动,“出山”来从事祖国经济建设,围绕开放、创汇,或主持某一方面的工作,或搞点什么别的,希望能闯出一条新路来。
     小平说,一定要把引进的项目搞好,什么人负责,都要确定下来。他对荣毅仁说:要规定一条:给你的任务,你认为合理的就接受,不合理的就拒绝,由你全权负责处理。处理错了也不怪你。要用经济方法管理经济,从商业角度考虑签订合同,有利润、能创汇的就签,否则就不签。应该排除行政干扰。所谓全权负责,包括用人权。只要是把社会主义建设搞好,就不要犹豫。说到这里,小平指指在座的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对荣毅仁说:遇到麻烦就找他。
     当时荣毅仁还没有秘书,工作不方便,小平也让谷牧给以解决。
     小平同志对自己如此信任,如此重用,如此关怀,使荣毅仁激动万分,感奋不已。
     “10年,整整闲了10年啊!今后,10年要当它20年来干!”压抑多年的壮志终于报国有日了,荣毅仁身上前所未有的活力全都调动起来了!
     谈话一直持续到中午12点多。邓小平风趣地说:该吃饭了,今天请你们吃涮羊肉。
     人大会堂福建厅的一角,摆起了两桌,每桌六、七人。
     热气腾腾的火锅,美味的涮羊肉,大家并不是第一次吃,可是今天与小平一起吃,觉得特别有滋有味。座谈时,小平的真知灼见,小平的推心置腹,小平的殷切期望,萦绕在每个人的脑海,大家心情特别舒畅。席间,小平和大家有说有笑,好像家人一样围着火锅在叙家常。原来准备饭后还要继续谈,因为席间边吃边谈已谈得差不多了,饭后就不谈了。
     古耕虞操着一口四川话,说这顿涮羊肉是;“一只火锅,一台大戏。”“大戏”的“导演”邓小平,以其非凡的远见和魄力,“导演”出了不久荣毅仁创办中信这台“大戏”,导演出了胡厥文、胡子昂等带领全国工商界人士为四化和改革开放献计出力的“大戏”。
     胡厥文要求秘书连夜把记录整理出来,第二天一上班,胡厥文就召集民建中央、全国工商联在京领导人进行传达,要求大家为新的长征尽心尽力。

主办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http://www.zywxpress.com
http://www.zywxcbs.com
http://www.zywxcbs.cn

京ICP备:1403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267号
Email:zywx5073@126.com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西四北大街前毛家湾1号    
邮    编:100017    
电    话:010-63095931